命如草芥

女人,有一张干净的脸一颗善良的心足矣。

其实我并不知道死是什么感觉,尽管也曾有过那么几次特别的想试试。不过最终缺少点勇气。

其实即便我时常表现的特别老练,实则外强中干。至今一事无成,事事皆败。


音乐随身听:

©插画师:Stephan Schmitz  

现在我知道,我的痛苦均来自于理性的意志和感情的欲望之间的冲突。我被爱情诱惑,陷入情爱之中,爱,使得被爱的对象和爱的人能以某种方式融为一体,所以,爱情比知识更有感染力。

——翁贝托·埃科《玫瑰的名字》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 

音乐随身听:

©绘画:Hermann Max Pechstein

海上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。向来心是看客心,奈何人是剧中人。

——张爱玲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 

我愿成为你霸道别扭时的柔软,崩溃自弃时的温暖,彷徨慌乱时的心安,击退滔滔流年的美好如初见。

而你沉稳如山岳,和煦如阳光,给我很多很多的爱和很多安全感。
你人呢?

音乐随身听:

©摄影师:Willy Malbosc

当你毫无保留的信任一个人,最终只会有这两种结果,不是生命中的那个人,就是生命中的一堂课。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
音乐随身听:

©Shana and ParkeHarrison

要将不可能变为可能,首先需要达到“痴狂”程度的强烈愿望,坚信目标一定能实现并付出不懈的努力,朝着目标奋勇前进。不管是人生还是经营,这才是达到目标的唯一方法。

——稻盛和夫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

音乐随身听:

©摄影师:Melih Dönmezer

人过的日子,必是一日遇佛,一日遇魔,风刮很累,花开花也疼。

——贾平凹《老生》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 

音乐随身听:

©插画师:gemma capdevila vinaja

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,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,我们为了讲述而在记忆中重现的日子。

——马尔克斯《活着为了讲述》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:luobin_meiriyitu

音乐随身听:

©绘画:Anne Magill

据我所知,人们在爱上一个人却得不到回报时,往往感到伤心失望,继而变成愤怒和尖刻。我不是那样。我从未奢望你来爱我,我从未设想你会有理由爱我,我也从未认为我自己惹人爱慕。对我来说,能被赐予机会爱你就应心怀感激了。

——[英]毛姆 著《面纱》


微信公众号「每日意图」 

离开身体的72小时

青果文志:


文/源源de源琪琪




(一)


我叫罗非,是是非非的非。是R集团的执行董事,我有一个美丽如花的妻子,有个忠心耿耿的助手,有个要好的兄弟,还有一群爱慕我的女朋友。至少,这是在我出车祸之前,我是这么认为的。


“呼吸机,除颤仪准备!”耳边充满了各种嘈杂声。


“病人呼吸微弱,准备插管。”我都能感觉到我的口腔有什么东西被插入。


“赶快接呼吸机!肾上腺素一毫克,静脉注射。”


“胸外按压。”


“室颤!”


“准备除颤!”


渐渐地,我开始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,然后只是感觉身体剧烈颤抖,朦胧中,我看到一群医生围着我,他们在对我做什么,我凑上前去看,天呢,我看到了什么?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赤裸裸的躺在那里,任由医生摆弄。旁边还有我的妻子,哭的撕心裂肺,还有我的好兄弟,他们都在焦急的等待。


等等,这个视角似乎有些奇怪,我似乎是现在他们背后看到的一切,既然床上躺着的是我,那我是谁?我走到妻子面前,想拍她的肩膀,可是我根本无法触摸她,天知道我到底遭遇了什么?


我使劲摇了摇头,努力地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。而我只能想起刚刚发生了车祸,其他的却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
那么,我是死了吗?还是只是灵魂出窍?


“我们尽力了,病人病情严重,接下来的三天很重要,但也请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。”一个年轻的医生对我的妻子说。


“娟,别担心,我会好起来的。”即使她听不到,但是我还是默默地冲她说。


娟哭的很伤心,医生把她扶到一边坐下便离开了。


“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。


是谁在说话?我听到有人恶狠狠地说了这句话,然而环顾四周,我身边只有娟一个女人,我低下头,看着她。


她的眼角早已没有泪水,恶毒的眼神我从未见过。是娟内心说的话?我能听到她内心的声音?


这是我的好兄弟迪急忙跑来了,他看见娟坐在那里,过去揽过她,拍着她的肩膀,像是在安慰,我刚想冲过去告诉迪,娟是个如何恶毒的女人,只见他俩相视一笑。


“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,亲爱的,你将永远只属于我。”这是迪的声音。他柔情的看着娟,因为人多,他们没有多言,只是他们内心的话,我都听到了,爱人和兄弟,同时背叛了我。可我还是不相信,不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
(二)


无处可去的我四处游荡,没人看的见我,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孤魂野鬼,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看着行色匆匆的人群,我开始怀疑,有再多的钱又能怎样的,我开始后悔之前为何只忙工作而忽略了生活。


一天已经过去了,不知不觉竟然走到家门口,现在进门再也不需要钥匙了,我走进客厅,还是依旧干净整洁,往卧室走去,“这是什么?”我心里暗自嘟囔。


我看见一件件男男女女的衣服被七零八落地丢在地上。推开卧室的门,一个男人正压在娟的身上,他们激烈的颤抖着,娟还时不时的发出诱人的声音,他们赤裸的躺在我的床上,这个男人正在玩弄我美丽的妻子,而妻子竟然十分享受,他们忘记了此刻的我正躺在冰冷的病床上。


我不知道自己是用一种什么心态,竟一直看到他们累了结束了,娟靠在迪的肩上,“终于盼到这一天了,老天有眼啊。”娟说道,我真的无法想到平时温柔似水的娟竟然一直盼着我死。


听完他们的对话,我走到书房,坐下,开始回想过去的种种。迪说从小他就活在我的阴影下,从来都只是穿我穿过的,用我用过的,他的梦想就是抢走我的一切。是啊,迪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司机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亲如兄弟,我以为他会感谢我送给他的东西,可是却深深伤害了他的自尊。


那一夜,他们不知道甜蜜了多少次,而我也心碎了多少次。


天还没有亮我就离开了,像个离家出走的孩子,想快点脱离那个虚伪的家。


不知不觉地来到公司楼下,虽然家庭不幸,但是在这里,我总能找到自信。


我坐在前台,看着员工们匆匆忙忙赶到公司,脸上丝毫没有一点伤感,或许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大哥我受了伤在医院,我安慰自己。


“你们听说了,罗非昨晚出了车祸,成植物人了!”他们竟然直呼我的名字。


“植物人,那岂不是会这样。”一边说着还一边摆出像傻子一样的模样,大家议论纷纷,有说有笑,他们是在看我的笑话。


“活该,没事就知道加班,拖工资,搞女职员,遭报应了吧?”很多人都很赞同的点头。


报应?或许吧,这些年自己太成功了,以至于确实膨胀了,背着娟,我在外面有好几个情人,我知道她们图我有钱有权,但我也只是图她们美色,大家各取所需,谁也不亏欠谁。我回过头,打算离开这里,正巧碰到财务部经理,丽。


丽先是一怔,我以为她能看到我,然后她还是穿过我走了过去,刚到大门口,我听到我的办公室传开了争吵声,我跑过去查看,是丽正在和我的助理小王争吵,大家都在议论纷纷,不知所措,而我,听到小王的内心说:“罗董已经快不行了,我现在只要把帐抹平,什么事都没有了,就坏在这个女人手里了!”


丽往门口撇了一眼,我当然知道她不是在看我,因为没人能看的见我。“王永清,人在做天在看,罗董平时对你那么好,你怎么可以落井下石?”说着竟然哭起来,这是我离开自己身体后看到的第一个真心为我哭泣的女孩。


我多想拍拍她的肩膀,告诉她,如果我还可以活过来,我绝不会像之前一样拒她于千里之外,我绝对不会再选错。


几年前,丽作为新人进入R集团,起初她是我的助理,我能感受的到她的热情和忠心,但是因为妻子的反对,我把她调到财务部,只是没想到,她凭借自己的能力,竟然在短短的几年内升到财务经理,即使对她刮目相看,可是她的容貌却始终吊不起我的胃口。


(三)


我没有继续看他们的争吵和议论,离开公司我便去了医院。


天色已晚,医院里显得格外寂静,只是我和各种仪器还是孤单的躺在那里,除了偶尔查房的护士,几乎没有人来看我,我开始反省自己走过的人生。


“你一定要醒过来,只要你能醒,我愿意折寿十年。公司已经全乱了,家里也全乱了,你快点醒来吧!”


我也想赶快醒来,已经两天了,我对于如何回到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。


那一晚,丽一直握着我的手,诉说着心里的话,而我之前的那些女人,没有一个出现的,也许人的一生都该经历这么一次死亡,能看清很多人,很多事。


丽一直待到第三天下午,她没有去公司,一直握着我的手,给我擦拭身体,我很感激她,如果我能醒来,一定好好补偿她爱她。


丽只是出门接了个电话,匆匆赶回时正好碰见医生纷纷进入我的病房,她赶上前去询问。


“是病人家属吗?”一个医生着急地对丽说。


“嗯,算是吧,怎么了?我就出去一小会而已。”


“病人血压极速下降,我们正在抢救,请赶紧通知他的家人。”


然后我的眼前渐渐地开始模糊,慢慢的,我感觉自己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。


在睁开眼的时候,我躺在病床上,在我离开身体72小时后,我又重新活过来了,我保证我要好好度过余生。



娟赶来医院看我,我冷漠的看着她,这个虚伪肮脏的女人,美丽外表把自己隐藏的太好,我没有多说话,只是无奈的闭上了眼不想看到她。


几天后,我派人拍到了她和迪密会的照片,一纸离婚书让她诧异,她始终不肯承认和迪的关系,对我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,我要开始我的崭新生活。


娟没有得到我的财产,我只把我们的房子留给了她,也算对她这些年在我身边的奖励。而我,要和丽开始新的生活,只是刚从鬼门关回来的我依旧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,丽依旧全新全意的照顾我。


几个月后我和丽领了结婚证,而我的症状并没有像大夫说的那样渐渐康复,而是越来越糟,我把我的财产都就给了丽,感谢她的陪伴。


终于在那个冬至的夜晚,我真的熬不住了。我握着丽的手,奄奄一息的和她诉说着,而她的表情并不伤心。直到送开她的手,我才相信,这次,我真的死了。


只是,我还是像上次一样,竟然换了视角,我看到自己躺在床上,身边有丽和律师。丽把我的手放好,回过头,冲律师一笑,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
“这个死鬼不知道,当时误打误撞我在公司竟然看到了他的灵魂,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,我的戏演的怎么样啊亲爱的?”


“丽,演的好极了,现在他所有的财产都是我们的了。”说着把丽揽到怀里。


而我,渐渐的消失了,这次,我再也回不去我的身体了。




文章推荐:VOL.129《我们必须恋爱 Ⅰ》




(┐「ε:)_  『青果,小众青年社区』   _(:3 」∠)_ 


边缘群体的万事屋,接纳、分享新奇或深刻的野生亚文化